第二百七十一章 皇家機密 作者:青魁含煙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20-03-08
  •     水之國的皇帝在

        他怔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忙走下來。

        “原來是夏侯王爺,哈哈……”皇帝笑的有些尷尬,嘴角僵硬的扯著,絲毫沒有剛剛的強勢勁,他緊張又害怕的看著鳳淵,笑道:“不知王爺深夜到此有何事?”

        “何事?”鳳淵唇角勾了勾,邪魅笑容中帶著威脅的意味,“我若不來,今日當如何對她?”

        當然,這個“她”就指的是司南了,皇帝看了眼司南,跟原來的輕視不同,這一眼帶著別樣的深意,許是沒想到司南竟還和鳳淵有這么深的關系。

        “這……王爺您聽我解釋,司南姑娘本是我水之國的恩人,公主外嫁和親,在路上遇到土匪,司南姑娘見義勇為救了公主,按理說應被我水之國奉為座上賓,到但是您也看到了!

        說著,皇帝看向那一旁被鳳淵困在結界中的男孩,赤紅的鎖鏈上跳躍著火焰,將他的皮膚都燙得發紅,鳳淵好像還在外面罩了個消音的結界,所以不論小男孩在結界里如何喊,外面都聽不到。

        皇帝看在眼里疼在心上,可卻又敢怒不敢言,他沉了沉,嘆道:“不瞞王爺,當今水之國的太子并非我親生,只是跟皇家本家血緣相近的孩子,因為我和皇后生下的孩子天生癡傻,就連身體都不能長大成人,明明現在已快將近二十,卻還和五六歲的孩童一樣,這叫我如何把水之國的天下交到他手上?!”

        天家得神仙眷顧,福澤綿長,這是老百姓所堅信的東西,但若皇家生出了個癡傻的太子,這消息一旦傳出,不僅會影響到皇家的聲譽和威嚴,更重要的是會引得別國的蠢蠢欲動。

        這是皇家的恥辱,是絕不可以公布的秘密。

        皇帝頹然的看著被困在結界中的孩子,沉沉道:“聽說有一種丹藥能治療晟兒的病,我便召集天下所有有能力的煉丹師,將他們集中在這里,幫晟兒煉丹治病!

        然而一說到這,皇帝眼底瞬間蒙上了一層怒意,他咬牙切齒的道:“但這些方士欺騙我,更害慘了晟兒,美名其曰定能煉制成那神丹,卻沒想到晟兒吃了后病情反倒加重,他原來不是這樣的,他很善良,連只螞蟻都不敢踩,更別提嗜血殺人,而這些都是這些煉丹方士的錯,是他們毀了我的晟兒!”

        司南剛剛大概就猜到是這么個情況,所以水之國的皇帝就關門放兒子,把這些煉丹師都殺了。

        狠啊。

        “說完了嗎?”鳳淵看著那皇帝,赤紅的眼底沒有半分波瀾,目光依舊冷冷的看著對方,哼笑道:“關我何事?”

        們皇家家門不幸,生了個傻兒子管我什么事。

        皇帝愣了,他把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訴了鳳淵,就是希望能得到點他的諒解,沒想到對方壓根一點不在乎,直接來了句——跟我有關系?

        額……某種意義上也對,人生大事不過就是這句話。

        皇帝覺得自己尷尬癌都要犯了,他看著鳳淵半句話都講不出來,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        就在這時,司南慢慢走到那倒下的巨大丹爐旁邊,香灰從里面漏出來,雖然慘了血,但也有一少部分是干凈的。

        司南蹲下,順手捻起一點香灰放到鼻子邊聞了聞,微微挑眉,笑道:“里面加了太多赤炎心的提煉物,這東西雖然能增長人的基礎新陳代謝,加速身體成長,但也會因為代謝過快,心跳加速,仍人脾氣躁怒,長期服用當然會變成這樣!

        皇帝一怔,驚訝的看著司南,一來是訝然司南怎會知道的這么多,二來是時值現在他才明白自己的孩子究竟是為何變成這樣的。

        “可……可是,吃了這什么赤炎心不是會使身體成長嗎,為何晟兒還是跟五六歲的體型一樣?”

        “因為他本身就是長不大的體質!彼灸弦徽Z道破,她看著皇帝,“有些東西生來就已注定,人定勝天本就不存在,接受了還好,不接受的下場就是這樣!

        他是個可憐的孩子,一出生就注定了這樣的命運,一輩子都待在一個五六歲孩童的身體里,心智不全,即便出生在皇家也只能作為家族的恥辱,靠著父母的憐憫和愧疚生存。

        “也就是說……我的晟兒永遠也沒辦法像一個正常的人一樣了?”皇帝半是質疑半是頹廢的道,“他甚至連叫我聲爹都不能叫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對,不能!

        鳳淵看著司南,他不意外司南知道這些畢竟她先前生活在秘宗,王奇玉那老家伙什么都會,他就算教司南怎么當盜賊他都不奇怪。

        司南似是也注意到有人正看著她,轉頭的瞬間正好對上鳳淵,他就那么直直的看著自己,絲毫沒有避諱,司南心里一跳,忙收回目光。

        怎么弄得好像她在***一樣,不對?!

        司南頓了下,繼而看向皇帝,道:“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治!

        皇帝只覺得自己今天的心情好像坐過山車一樣,起起落落,陰晴不定,他從絕望中抬頭,看著司南,眼神真摯,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父親希望兒女健康的誠摯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辦法?只要能讓晟兒好起來,我就算舉我整個水之國之力我也不在乎!彼粗灸,長嘆道:“今日之事確實是朕不對,但若有辦法救晟兒,我以我皇位的名義保證下半生衣食無憂,榮華富貴,今后我水之國就是強大的資源和后盾,只要……只要能治好晟兒!

        人人都說天家無情,但這水之國的皇帝卻讓司南對這句話有所改觀,試問從古至今有哪家的皇帝肯為自己的孩子付出整個國家的力量?

        她笑笑,“皇上別這么說,我對這煉丹之術也只是略懂,畢竟煉丹光有勤奮還不夠,還要有天賦,我當然是不行,但我知道這世上有專門治這一種病的丹藥!

        “在哪?”皇帝忙道,“只要是這世上有的,就算花在大的代價我都會找來!

        “那丹藥,就是現在放在碧云水的太易冰心神丹!彼灸项D了下,似是給皇帝一些緩沖的時間,又繼續道:“小太子因為服用過多赤炎心,體內火氣旺盛,再加上丹藥本就是極滋補的東西,他體內續蓄積了太多本不屬于他的靈力,才導致嗜血殺人,而太易冰心神丹就是最好的丹藥!

        碧云水,太易冰心神丹,這兩個詞皇帝都不陌生,相反甚至熟悉的很,畢竟放眼整個水之國,碧水云是其最大的派,二者相互依存多年。

        碧水云需要水之國這個國家為靠山,而水之國也需要碧水云這個強大的仙宗門派,誰都離不開誰。

        而這太易冰心神丹更是有名,乃是碧水云的開殺鼻祖掌門親手煉制而成,至今放眼整個炎武大陸都是少有的丹藥,甚至是作為碧水云的鎮牌之寶的。

        這樣重要的東西,碧水云會肯給水之國的皇帝?

        聞言,他眉頭立馬皺起來,整個人渾身縈繞著陰郁的氣息,他低著頭,長嘆一聲,“這件事……容我再考慮考慮!

        這件事不僅是一個名貴丹藥這么簡單,更關乎到整個國家的問題,要知道跟碧水云這么大的仙宗鬧僵了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      司南挑了挑眉,也沒再說什么,轉而道:“除此之外,我還有另外一件事想要麻煩皇上!

        “司南姑娘請說!痹S是礙于鳳淵的關系,也可能是看在司南為自己指點迷經,他說話時的語氣平和許多。

        “關于公主的婚事,我想問問為什么這么急著把她嫁出去?”

        聽了這話皇帝臉登時不好看了,但礙于鳳淵的關系又不好發作,他吭了半天,才吱吱唔唔道:“這事也算皇家機密,還是不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適合”后面的話還沒說出來,皇帝就撇見鳳淵涼颼颼的眼神,找好把到了嘴邊上的話咽下去。

        他心里何嘗不憋屈,可無奈對方是六國封相的大人物,得罪他就相當于得罪了其他國家,某種意義上這事比太易冰心神丹還難辦。

        皇帝是啞巴吃黃連,有苦說不出,只好無力道:“好吧,事情是這樣的,早年前曾有巫師預測亦玉是我皇族的災星,只要有她在,我和皇后便再也無法孕育子嗣!

        說著,他嘴角帶了點自嘲的笑,淡聲道:“我也不知我們宋家上輩子做了什么壞事,家門不幸,竟全都報應在兒女身上,晟兒如此,亦玉也是一樣!

        “所以就不惜把她一次次送出去和親,就算對方是個比年紀還大,甚至都能當她爺爺的可汗?”司南真是不理解,這跟饑荒年代家里吃不起飯就要賣女兒有什么區別。

        “她去了就是一國之后,自是守不了什么委屈,何況一個女子,我還能因為她就葬送了整個國家,置整個國家的百姓于不顧嗎?”
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广西11选5和值走势 江西快三提前知道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找恒瑞行配资负责 河南22选5开奖 北京28正规网站 公平赌场真钱 浙江6+1开奖 好运快三走势五分钟 股票融资加杠杆利息怎么算 天津快乐10分投注 微信股票群号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