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 回來了 作者:瘋啞殺殺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20-02-25
  •     “好的,這件事我定會把它放在心里,讓它爛在肚子里!

        得到了林念菀的保證,林煙語這下徹底的可以放心了,同時,也到了她該離開的時候,大伯還好說,若是讓林念菀的兄長們看到她,估計不用林念菀說,他們也會起疑,而且,她還有事情要稟告父親,讓父親盡快拿個主意。

        林煙語迅速的離開了將軍府。

        臨近午時,林念菀變得焦躁起來,在屋里走來走去,一刻都不停歇。

        “小姐,老爺和少爺們還未進城,你先坐一會兒!

        林念菀嘆息一聲,“明月,你不懂!

        算起來,她有十年未見爹爹了,不知爹爹他們如何了?

        倏地,林念菀記起來一件事情,“明月,這兩日暫且不用清風伺候!

        清風性子比較沖動,尤其是在林念菀的事情上,可謂是眼里揉不得一點沙子,前世,林煙語她們就是利用清風這一弱點,讓清風死于非命,雖說林念菀已改變,不再相信林煙語,但她依舊擔心她護不了清風周全,不如暫且不用她,等這件事過去了,再讓回來。

        “清風怕是會多想!”林念菀頗為無奈,清風定會以為她不要她了。

        明月有些欲言又止。

        “明月,想說什么就說,不要吞吞吐吐!

        既然林念菀這么說了,那明月也不再藏著掖著了,她將自己的真實想法,逐一說出來,“小姐待奴婢們的好,奴婢們心里清楚,奴婢也知小姐這么做,是為了清風好,但是小姐,璃王府不同將軍府!

        明月的擔憂,正是林念菀的擔憂。

    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不用特意去了,讓她自己好好想一想,若是能想明白,那就隨我離開將軍府,若是想不明白,留在將軍府!

        或許,對于清風來說,留在將軍府是對她最好的選擇,畢竟,璃王府也是一個是非之地。

        午時已過一刻,府外還未傳來消息,林念菀實在坐不住了,她準備出府去城門前。

        然,剛和明月走出大廳,迎面便被人抱住了,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“念念,想死爹爹了!

        林念菀整個人都僵住了,眼淚開始在眼眶打轉。

        突然,聲嘶力竭的哭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頓時,抱住林念菀的男子,也就是林念菀的親爹林璟珩慌亂的松開她,滄桑卻堅毅的臉上寫滿無措,緊張且愧疚的說:“念念,都怪爹爹不好,你別哭了,好嗎?”

        “爹,你怎么小妹了?”

        緊接著,一個清冷帶著幾分埋怨的聲音傳來,“念念,你告訴小哥,小哥幫你出氣!”后面追過來的將軍府小少爺林宇燁攬著林念菀,一雙眸子緊緊盯著自家老爹。

        “你給老子滾開!”抬腳就踹向攬著林念菀的林宇燁。

        眼看著,林璟珩就要踹到林宇燁的身上時,情緒緩和的林念菀激動的喊了一聲,“爹爹!小哥!”

        “哎!爹爹的好閨女!”

        一聽林念菀叫他,林璟珩都顧不得和小兒子計較了,他利索的推開惹人嫌的林宇燁,開心又心疼的拉著林念菀,走回大廳,“念念,是爹爹不好,讓你受委屈了!

        誰也不知,當他接到賜婚消息時,那種類似滅頂的感覺,林念菀是夫人拼了命才生下來的孩子,是他最小的閨女,也是虧欠最多的閨女,這么多年,為了鳳國的安寧,他和三個兒子征戰沙場,獨留年幼的林念菀在京都,她的處境,他都清楚。

        “念念也有叫我!”林宇燁不滿的嘀咕著。

        林念菀抽泣著,沒有再說話,她怕這是一場夢,夢醒了,爹爹他們都不在了。

        “念念,你放心,爹爹一會兒就去見陛下!

        “爹,不行!”

        又是一個熟悉的聲音,林念菀抬起頭,透過輕紗,看到朝著他們走過來的男子,墨發用一根帶子系著,英俊的臉龐上多了一道傷疤,有些干裂的薄唇,微微勾起,一襲青墨錦緞長衫,腰束玉帶,左側系著一枚白玉玉佩,成色并不是很好,可他卻是帶了數年,只因這枚玉佩是她所贈,他就是最疼她,死得最慘的大哥林宇皓。

        “為什么不行?難不成還要老子眼睜睜的看著念念嫁進璃王府嗎?”

        雖說他之前很欣賞曾經的璃王世子司空翳,可那只是欣賞,不代表他愿意將自己最疼愛的女兒嫁給司空翳。

        “爹,我知您疼念念,我們也一樣,可是,您想過沒有,念念和世子的親事是陛下親賜,陛下本就忌憚我們林家,若是您再讓陛下收回旨意,不是在挑戰陛下的權威嗎?那么后果是什么,您可想過?”

        林宇皓說完,林璟珩氣得一腳踹倒旁邊的椅子,怒喝道:“難道讓老子眼睜睜的看著自家閨女跳進火坑里嗎?”

        皇帝,你欺人太甚了!

        林宇皓走到林念菀的身邊,嚴肅的問:“念念,你同大哥說實話,陛下賜婚的消息是你讓人傳給我們的嗎?”

        頓時,林璟珩怒目圓睜,“林宇皓,我不許你這么對念念!

        林宇皓不顧林璟珩的警告,“念念,回答我的問題!

        林念菀一動不動。

        “林宇皓!”

        林宇皓側頭看著憤怒的林璟珩,“爹,這個問題很重要,關乎我們林家的生死,而且,回來之后,我問府里的人了,念念是在九日前接的圣旨,您就不覺得奇怪嗎?邊關距離京都數千里,快馬加鞭也要十幾日,就算念念想要通知我們,等我們接到消息回來,也是二十多日后的事情了,那時,念念已與世子拜堂成親,可我們卻在念念成親的前一日回來,說明了什么?難道您就一點都不懷疑嗎?”

        “此事與念念有什么關系?難不成你認為念念串通外人欲陷害我們?”林璟珩一副你敢說是,老子立馬廢了你的表情,“林宇皓,我警告你,你懷疑誰都可以,唯獨不能懷疑念念!

        林宇皓很是無奈,英明神武,讓敵人聞風喪膽的林璟珩一遇到林念菀的事情,有些不明事理,“爹,我沒有懷疑念念!

        “爹爹,大哥,你們不用吵了,我明白你們的意思!绷帜钶彝蝗婚_口說話了,“你們收到的消息確實是我傳的!

    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        林宇燁不假思索的反駁道。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广西11选5和值走势 神来棋牌旧版下载 捕鱼大师2017现金版 北京麻将规则 图解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 代理微信打鱼游戏赚钱吗 永利棋牌直营 威尔胜篮球 大连娱网棋牌下载官网 德甲赛程500 皇家棋牌7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