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司空翳出現了 作者:瘋啞殺殺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20-02-25
  •     “既是暗中保護,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       關于這個問題,林念菀還真的不好同林悅昕細說,她含糊不清的應付了兩句,本以為能讓林悅昕打消心中疑慮,結果,林悅昕更加的懷疑了。

        陡然間,林悅昕大叫一聲,“不好!”說罷,扯著穆錦塵往外跑。

        “姐姐,你去哪兒?”

        穆錦塵拽了一把林悅昕,“娘子,有話慢慢說!

        林悅昕紅著眼,盯著林念菀,氣惱中帶著失望,“念念,從小到大,爹爹對你疼愛有加,就算他無法阻止賜婚,你也不能害他,他是我們的爹爹!”

        從林念菀含糊不清的話中,她有了自己的理解,林念菀以為暗中保護的是世子的人,其實不然,他是二房派出來要加害爹爹的人。

        林念菀一臉懵逼,“姐姐,你在說什么?我沒有害爹爹!”她怎么會害爹爹呢?

        穆錦塵也覺得林悅昕有點草木皆兵了,“娘子,你是不是誤會了什么?念念不是心腸歹毒的人!

        林念菀雖不如娘子聰慧,但絕對不會加害岳父大人,岳父畢竟是林念菀的親爹。

        “你說你沒有害爹爹,那你告訴我,你所說的暗中保護爹爹的人,究竟是誰的人?”

        “世子的人!绷帜钶胰鐚嵒卮。

        若非下不去手,林悅昕真的想一巴掌打醒林念菀,“世子的人?林念菀,換做是你,你會相信嗎?且不說世子自囚于府,我們見不到,單說你口中保護爹爹的人,你憑什么認定他是世子的人?世子又為何要暗中保護爹爹?”

        這門親事,怕是不止林念菀不滿意,璃王府也不滿意吧!林念菀在京都的名聲,以及她的容顏,璃王府能接受才叫怪了,更何況,這門親事,本就是他們高攀了,即使世子身有殘疾。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林念菀很是無奈,“姐姐,我不會拿爹爹的性命開玩笑,暗中保護的人真的是世子的人,至于我是如何知曉,恕我暫時不能告訴你!

        她和司空翳之間的‘交易’,暫且還不能告訴林悅昕,不是防備著林悅昕,而是她真的沒有想好如何和林悅昕說。

        林悅昕更加的著急了,“念念,你讓我如何相信?”

        “本世子的話,穆少夫人可信?”

        突然,一個冷漠的聲音傳來,緊接著,也不知從哪兒冒出來兩個人,其中一個坐在輪椅上,雙眼空洞無神,另一個推著輪椅,朝著他們走來。

        林悅昕目瞪口呆的看著突然出現的人,良久,才問身側的穆錦塵,“錦塵,我的眼睛是不是花了?”

        不然,怎么看到傳說中的世子司空翳?

        穆錦塵也是一臉詫異,他同樣沒有想到世子會出現在將軍府,不過詫異歸詫異,規矩還是要有,他攜林悅昕上前,躬身行禮,“臣穆錦塵,見過世子!

        “穆少爺無須多禮!”

        司空翳的視線落在了林悅昕的身上,“穆少夫人,林姑娘所言不假,暗中保護林將軍的人乃是本世子的暗衛!

        突然見到傳說中的司空翳,林悅昕是很緊張,不過,這份緊張在聽到司空翳說林將軍時,消失殆盡,她直視司空翳,問:“世子,請恕臣女直言,我父無旨入京,已犯大罪,世子的暗衛能護一時,卻不能護一世!

        其實,林悅昕心里清楚,爹爹此次在劫難逃,更甚還會連累穆府,只是她心有不甘,爹爹鎮守邊關半生,讓敵國聞風喪膽,何等的英明神武,最后卻因皇帝的猜忌以及所謂親人的嫉妒而搭上自己的性命,何其憋屈,又何其無辜,她想,若是讓爹爹選擇,他寧愿死在戰場上,也不愿死在拼死守護的鳳國人的手里。

        “穆少夫人,想要如何?”

        林悅昕跪下,目光堅定,道:“我父之罪,足以滿門抄斬,皇皇帝又急于抓住穆府把柄,而臣女是將軍府大小姐,穆府少夫人,只此一點,足夠讓皇帝將穆府算進去,臣女不敢奢求世子救將軍府,但求世子能為臣女作證!

        林悅昕滿目深情的望著穆錦塵,盡是不舍。

        “可是與將軍府斷絕關系?”如此一來即便是皇帝,怕也要考量一番。

        哪知,林悅昕搖搖頭,“臣女從未后悔自己是爹娘的女兒,更更不會與爹娘斷絕關系,臣女請世子作證,臣女自請下堂!”

        “姐姐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悅兒,你胡說什么?”頓時,穆錦塵激動起來,他立馬跪下,“世子,悅兒心憂岳父,情緒不穩,說出來的話,自當不做數,望世子見諒,臣與娘子有事商量,先行退下!

        穆錦塵想要帶走林悅昕,林悅昕卻是跪著不走,他憤怒之下,抱起林悅昕,林悅昕激動的吼著,穆錦塵自當聽不見,徑直朝著林悅昕的的閨房走去。

        林念菀無聲的望著離去的背影,是她錯了,原來,姐姐曾為了穆府,自請下堂。

        “林姑娘?”

        怎么感覺林念菀的氣息發生了變化?

        林念菀回過神,定定心神,才說:“不知世子突然出現,所為何事?”

        這么明目張膽的出現,他就不怕引起眾人的注意嗎?

        “本世子前來,是歸還姑娘玉佩!辟康,手里多了一塊玉佩,他并未將玉佩遞給林念菀,而是繼續說:“明日便是本世子與林姑娘的大喜之日,本世子已給林姑娘聘禮,林姑娘卻不曾給本世子回禮,故,這塊玉佩,本世子就當是林姑娘給的回禮!

        “世子給的聘禮?”什么聘禮?她怎么沒有見到?

        司空翳似乎知道林念菀心里在想什么,于是,他說:“林將軍以及兩位少將軍的性命,便是本世子的聘禮,不知林姑娘覺得如何?值不值得這塊玉佩?”

        “自是值得!”

        三條性命,豈是一塊玉佩所能衡量?

        突然,林念菀激動的看著司空翳,“計劃成功了?我爹,大哥,小哥什么時候能回來?”

        他的動作未免太快了吧!爹爹和大哥小哥被帶走不過兩個時辰,事情就解決了,如此容易嗎?她覺得世人對司空翳的評價還是太低了。

        結果,司空翳一盆冷水潑到林念菀的身上,讓她感到刺骨的疼痛,“沒有!”

        “你騙我?”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广西11选5和值走势 一波中特不夸张 118历史开奖现场+开奖直播 韩国股票指数 富贵乐园手机版 下载离线单机四人麻将 山东十一运夺金几点开始 谁有捕鱼王的二维码 下载新版黄骅打牌吧 香港多多宝精选资料 正规网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