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者-> 宮廷爭斗-> 《重生之殘疾世子丑顏妃》-> 第27章 迎親里沒有新郎官
第27章 迎親里沒有新郎官 作者:瘋啞殺殺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12-27
  •     當看到林宇皓放下木盒時,“小心,不要磕壞了,那可是你娘留下來的東西!睗M臉的心疼,輕微的響動好似重錘錘在他的心上,他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番,發現沒有磕傷,才松了一口氣。

        林璟珩小心翼翼的打開木盒,輕手輕腳的將里面的東西拿出來,林悅昕過去幫忙,一件華麗精致的婚服映入眼簾,精巧的繡工,細膩典雅,金銀雙線交替,繡出栩栩如生的龍鳳呈祥,祥云與花朵點綴全身,微風拂過裙擺,絢麗多姿的花朵圍繞著龍與鳳搖擺,讓婚服多了幾分靈動。

        頓時,林念菀身上的嫁衣變得黯淡無光。

        林悅昕感慨道:“娘親的繡工果然不同凡響!

        林璟珩眼中帶著深深的懷念,輕輕撫摸著嫁衣,猶如在撫摸一生摯愛,“昕菀是神繡花芊羽的弟子,當年,我們成親時,你娘穿著這件嫁衣,出現在我的面前,她盈盈一笑,好似春風拂面,我從未見過比她更美的女子了,她邁著蓮花步,款款向我走來,每一步都踩在我的心上,我快要窒息了,好似神游九天,不愿醒來,好似這只是一場夢!

        林璟珩癡迷的望著手中的嫁衣,數年前的大喜猶如昨日,讓他記憶猶新,“此生,是爹對不起昕菀!彼⒕蔚恼f。

        兄妹四人靜靜地看著林璟珩以及那件巧奪天工的嫁衣。

        “念念,本來,爹不準備動你娘的東西,但今日是你的大喜之日,爹要你風風光光的出門!

        嫁衣,她自然喜歡,只是,這是娘留給爹的念想,“爹爹,這是娘親的遺物,是她留給你的念想,女兒不能奪了去!

        “念念,這是你娘留給我的念想不假,但你要明白,你娘留給爹爹最大的念想是你們兄妹五人,而且,這也是你娘的心愿,你就圓了你娘的心愿吧!”

        林念菀沉思后,鄭重的點頭,“爹爹,我穿,等喜事過后,我再將嫁衣還與您!

        林璟珩輕撫林念菀的額頭,“傻丫頭,嫁衣豈有還之理,你且留著,等你以后有了閨女,交給你閨女!

        他揮手,讓林宇皓和林宇燁一起出去,等著林念菀將嫁衣換上。

        此時,外面鑼鼓喧天,管家跑了進來,“老爺,迎親的隊伍已經到了!

        林璟珩瞥了一眼大門的方向,問:“可有看到司空翳?”

        管家想了想,搖搖頭,“不曾看到!

        盡管是皇帝賜婚,但司空翳數年不曾出現在百姓的面前,此次,又怎會親自來迎親呢?而且,二小姐她……

        唉,一言難盡!二小姐的命怎么就那么苦?

        “司空翳竟然沒有來!”

        頓時,林璟珩怒了,“他這是什么意思?不想娶我家念念,我還不嫁女兒了,你出去告訴迎親的人,讓他們立刻滾!彼麣鈵赖脑谠鹤永镒邅碜呷。

        管家為難的說:“老爺,二小姐和世子可是陛下賜婚,若是今日二小姐不嫁,可是抗旨不尊!

        抗旨,可是死罪!

        “抗旨就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爹!”在林璟珩還未說完之前,林宇皓打斷了林璟珩的話,他對管家說:“迎親隊伍中誰是主事的,讓他進來,其余的人暫且帶到偏廳,好生招待,莫要做出失禮之事,讓旁人抓住把柄!”

        管家離開后,林璟珩憤怒的盯著林宇皓,“宇皓,司空翳沒有出現,他璃王府是在打我們的臉,你怎還對他們那么客氣?不是擺明了告訴璃王府的人,我們惹不起他們,要是念念真的嫁過去,還不得被璃王府的人欺負死!彼麣饧睌,“不行,我絕對不能讓念念嫁過去受委屈,這門親事,不作數!

        這次,誰也甭想讓他將閨女嫁入璃王府。

        林宇皓很是無奈,“爹,你能不能冷靜點?”

        林璟珩怒目圓睜,依舊氣沖沖,“你讓老子怎么冷靜?念念是老子的閨女,難道你要老子看著自己的閨女往火坑里跳?你讓老子死了,怎么還有臉去見你娘?”
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您心疼念念,我們也心疼,可是,您能不能暫且冷靜下來,聽我說幾句?”

        他朝著林宇燁使了眼色,林宇燁頓悟,扶著林璟珩讓他坐在石凳上,被林璟珩甩開手,呵斥一句,“滾開!老子還用不著你扶!彼碜庸怯怖,又不是走不動路,邁不開腳的老人家。

        林宇燁撓撓頭發,腆著臉說:“您可悠著點,昨兒您還昏迷呢!”

        要么說兒子是討債鬼,聽聽,他說的那是什么話?專門戳他的心窩子,還是閨女好,乖巧又懂事,哪像這些混賬小子。

        “爹!您也甭生氣,您聽我說!绷钟铕┦莻人精,怎么會看不穿林璟珩心中所想,他說:“爹,表面上我們與璃王府毫無交情,實則交情匪淺,您想想,司空翳沒有出事之前,曾與我們一起上過戰場,可以說我們都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,而且,郡主替兄從軍,正在我們的軍營里,就算司空翳再怎么不愿,他也要替郡主想一想,還有,爹,我們回京之前,有人阻止我們回京,說是陷阱,那個報信的人,我曾見他跟在司空翳的身邊!

        “你繼續說!边算有幾分道理。

        林宇皓繼續說:“京都傳言,出事之后的司空翳自囚于府,皇帝幾次召見,他都不曾出府,王爺在朝中聲望頗高,已然威脅到他的地位,他早就想除之而后快,將軍府亦然,此次賜婚,皇帝何嘗不是抱著將我們一網打盡的想法,這一點,王爺和司空翳不可能不知道,那么,司空翳為何依舊不出現?”

    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激怒他們,讓他們抗旨悔婚,到時,璃王府不僅能置身事外,還成了受害者?不,不會的,且不說司空翳,單說璃王爺,以他的品行,絕對不會做出此等事情。

        林宇皓分析道:“我想司空翳不是不來,而是不能來,皇帝召見,他避而不見,若是成親出現,豈不是打皇帝的臉嗎?皇帝疑心重,會以為這是挑釁,震怒之下,會做什么,爹比我更清楚!

        林宇皓這么一說,林璟珩完全明白了,“你的意思,爹明白,不過,我不會讓念念被天下人恥笑!

        大喜之日,新郎官沒有來迎親,對新娘子來說,是天大的恥辱與蔑視。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广西11选5和值走势 长春麻将技巧 西甲国家德比 股票投资必看十大书 血流成河单机麻将下载 网赚论坛地址大全 海王捕鱼九游 欧美股市即时行情 快乐扑克牌 捕鱼大亨辅助 东北麻将下载齐齐哈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