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 真正的含義 作者:瘋啞殺殺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20-02-25
  •     男子依舊不改深情模樣,語氣中帶著濃重的愧疚,“菀妹,我知你一直在等我,我也在努力,爹娘被我的毅力打動了,他們同意了,于是,我馬上追過來了,好在上天垂憐我們,讓你還沒有入了璃王府的門,菀妹,這是上天給我們的機會,我們可不能辜負,你隨我走,好不好?”

        林念菀不雅的翻了一個白眼,“我說公子,你能聽懂人話嗎?還需要本姑娘再重復一遍嗎?”

        她似乎聽到了司空翳嘲諷的笑聲了。

        “菀妹,我知...”

        林念菀有些不耐煩了,她覺得自己落在了司空翳設下的陷阱了,“停,你喊著不惡心,本姑娘聽著還惡心呢?還菀妹,你怎么不喊本姑娘祖宗呢?”

        “菀妹,你怎能這般粗魯?”

        “粗魯算個屁,本姑娘還心狠手辣呢!”這等演技,林念菀實在不知該如何繼續下去了,她轉過身,“交給你了,生死無所謂,本姑娘只想知道是誰在后面敗壞本姑娘的名聲!哼!”

        “屬下領命!”

        林念菀冷哼一聲,蔑視的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男子,“本姑娘有自知之明,這張臉,甭說你了,就連本姑娘都覺得恐怖,你是瞎了,才會看上本姑娘?還是你覺得世上就你一個人精明,旁人都是傻子!闭f罷,俯身低頭進了馬車,然后又聽到了林念菀的聲音,“從始至終,本姑娘的閨名都只是一個字罷了!

        她的‘菀’以及姐姐林悅昕的‘昕’,在將軍府代表著娘親云昕菀,是爹爹對娘親的寵愛以及深深的思念,故而,她和姐姐的名字只是一個字,一個是‘悅’,一個是‘念’,這也是爹爹和大哥他們喊姐姐‘悅兒’,喊她‘念念’的緣故。

        該男子連這個都不知道,還敢講與她私相授受,簡直可笑。

        然而,男子并不知林念菀最后一句話的意思,依舊扮演著深情不悔,至死不渝的模樣,“菀妹,菀妹...”

        突然,有人不屑一顧的提醒道:“別當真全城百姓的面兒丟人了,人家姑娘都說的那么明白了,還死乞白賴的賴著人家姑娘,雖然姑娘容顏盡毀,但心靈比起你這種專門敗壞姑娘聲譽的人,不知強了多少倍!

        有些目不識丁的人并不明白林念菀的意思,聽到有人這么講,不由自主的多問了一句,“先生,究竟是何意?”

        出口的男子并沒有隱瞞,問道:“你們可知林將軍亡妻的閨名?還有林姑娘及其家姐的閨名呢?”

        沉寂片刻后,有人喊道:“如若沒有記錯的話,林夫人的閨名是云昕菀,是云家的人,穆府少夫人喚林悅昕,林姑娘喚林念菀!毕肓讼,繼續說:“我明白了,穆府少夫人和林姑娘的名兒最后一個字連起來,正好是昕菀,也就是林夫人的閨名,難怪,難怪林姑娘會那般說!

        經過那個人的解釋,在場的百姓無疑不用懷疑的目光看著被焰棠拿下的男子,試問誰私相授受會以與娘親同字的名兒稱呼呢?

        頓時,男子臉色蒼白,若非林念菀提及,怕是誰也沒有注意到這一點,當街敗壞世子妃聲譽,他的性命還能保住嗎?想到這一點,男子一下子癱軟坐在了地上,一股可疑的液體從身下流了出來,鄙夷之聲傳遍主街。

        馬車里,司空翳說:“本世子竟不知娘子的閨名是這個意思,林將軍與林夫人的感情著實令人感動!

        林念菀淺笑,“王爺與王妃的感情不一樣融洽嗎?這么多年,王爺不一樣沒有續弦!”

        如此癡情人,放在皇室,當真是難得!

        提及王妃,司空翳沉默了,世人皆知王妃因病亡故,只有他和父王知道,母妃是被人害死的,這么多年,他從不曾放棄過追查真相,可一直都沒有查到幕后黑手,此次,林念菀進府,怕是有些人會按捺不住,到時,能否借此良機,找到真相呢?

        “妾身并非有意提起王妃,還望爺莫怪!”

        不論前世,還是今生,王妃都是司空翳的禁忌,好似因為王妃是被人害死的,而兇手一直都沒有查到。

        “無妨!

        直到璃王府,司空翳都沒有再開口說一句話。

        盡管王府大門前掛著紅燈籠,貼著喜聯,還有兩串鞭炮掛在兩側,但看起來依舊很冷清。

        鞭炮噼里啪啦的一陣響,府門打開,王府的奴仆并列兩排走了出來,在門檻的前面,放了一個正在燃燒的火盆,府里的管家走上前,躬身行禮,“世子,世子妃!

        焰棠再一次掀開車簾,在焰棠的相助下,司空翳下了馬車,林念菀緊隨其后。

        管家見此,驚駭,“世子妃,不可!”新嫁娘的鞋子萬萬不能沾土,還有,世子妃怎沒有紅蓋頭?

        說實話,對于這一點,林念菀是真的不知,其一,她與司空翳是皇帝賜婚,沒有媒婆,自然無人提醒她;其二,她的娘親早亡,因之前與姐姐感情不睦,不愿聽姐姐的話,就算林悅昕想要說,也是沒有機會;其三,此次親事太過倉促,有好多東西都來不及準備,自有疏漏的地方,這并不奇怪。

        林念菀止住腳步,沒有下來,只待丫鬟拿來東西墊腳,她才從馬車上下來,手里牽著一根紅綢,紅綢的另一端在司空翳的手里,誤了吉時的兩人一步一步的往王府走。

        意外再一次向他們襲來。

        一顆馬球凌空飛向司空翳,雖然司空翳雙目失明,但聽力極其敏銳,早已察覺,但他并未動,身后的焰棠在司空翳的示意下,也沒有動作,繼續推著司空翳往府里走。

        林念菀并不知主仆倆早已察覺,她在看到馬球飛過來時,凌空一腳,馬球順著軌跡又飛了回去,接著,便是一聲悶哼,“背后傷人,實乃小人,非正人君子所為!

        “丑八怪,你說呢?”從人群的后面傳來一個輕佻的聲音,“瞧瞧你那張臉,也只有司空翳那個瞎子才敢娶你!

        人群慢慢退開,一位滿肚肥腸的紫衣男子走了出來,身后跟著數位諂媚的小廝,“丑八怪,爺出來了,你能把爺怎么樣?”他走向司空翳,左手搭在司空翳的肩膀上,整個身子的重量都壓在司空翳的身上,“瞎子,你終于舍得出來了?還是說堂堂世子爺,古欠求不滿,連丑八怪都能下得去嘴?”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广西11选5和值走势 兜趣江西麻将安卓版 股票中融资融券软件 新加坡天天彩资讯网 cctv意甲比赛直播 九鼎新材股票吧 大型填大坑棋牌有哪些 江苏7位数中奖 无需联网的单机破解游戏 熊猫四川麻将群 国外网站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