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者-> 宮廷爭斗-> 《重生之殘疾世子丑顏妃》-> 第39章 林念菀的轉變歷程
第39章 林念菀的轉變歷程 作者:瘋啞殺殺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12-27
  •     “本姑娘為何要告訴你,好讓你有所準備呢?”林念菀道:“爺,妾身是愚笨,但不是蠢!

        司空翳上揚的嘴角,告訴林念菀,他心中并非那樣想,林念菀惡狠狠的瞪了好幾眼司空翳。

        良久,司空翳對林念菀說:“娘子,我們該回去了!

        林念菀一頓,“世子爺,我們不等焰落出來嗎?”她還挺想知道院里的人是誰。

        “回去等也是一樣,不然,等里面的人發現我們,你認為我們一個殘廢,一個弱女子,能逃多遠,盡管此處也是王府!

        偏僻之處,想要除掉兩個人太簡單了,他們暫且還不能冒那個險。

        既然司空翳這么說了,林念菀自然不會多做停留,正如之前她所說,她深信司空翳,不論他做出什么樣決定,林念菀都相信,誰讓前世司空翳逆襲成功呢?

        在司空翳的指引下,二人回到了聽雨樓,司空翳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,絲毫不見因身有殘疾而頹廢之相,如此一來,林念菀心中多了一個疑問,“爺,妾身有個問題,不知該問不該問!

        “講!

        林念菀走到司空翳的身側坐下,細細打量著司空翳,俊郎的面容,宛似經過精雕細琢,赫赫戰功,又是璃王世子,本應是京都的女子所追求的對象,卻因身有殘疾而自囚于府,本來,她以為司空翳會頹廢,一蹶不振,可之后的事情,著實讓人大吃一驚,也就是說司空翳從未將殘疾放在心上,那,“爺,為何謠傳你自囚于府?又為何任旁人欺凌?”

        自囚于府的理由,她大概能猜到一些,可任人欺辱,她就不明白了,堂堂璃王世子,高高在上,如何能忍受?

        司空翳的聲音空洞陰冷,帶著陣陣寒意,“當你承受過世上最沉重的打擊后,你會發現,你所經歷的事情,不過是滄海一粟,過去也就過去了,何必為了旁人而懲罰自己,是,今日,他們言語攻擊我,來日,他們就會發現,他們活得有多忐忑,多煎熬,因為頭上架著一把不知什么時候就會落下來的刀,他們想逃都逃不了!

        其實,他們也只是嘴上過過癮,根本不敢對司空翳真的做什么,一是沒有機會,二是司空翳身邊有暗衛,不待那些人出手,暗衛就解決了。

        成親之日,發生傅清鴻的事情,若非司空翳許可,憑傅清鴻那頭蠢豬,能碰到司空翳的衣擺,算他有能力,有本事。

        司空翳的話,林念菀聽明白了,前世,那些欺凌司空翳的人不正是同司空翳所說的忐忑不安的活著,“爺,你的心腸真歹毒!

        司空翳挑眉,“是嗎?娘子可是害怕爺了?”

        林念菀一介女子,膽小怯懦,雖說被人傷害毀容,但都是明刀明槍,又是親人所為,即便她恨,又當如何?能做出報仇雪恨之事嗎?顯然不能,否則,這么多年,她也不會與林璟堯之嫡次女‘和睦相處’,甚至,連同胞姐姐都嫉妒林璟堯之嫡次女。

        如此單純無知的女子,想來最厭惡他詭計多端的人吧!

        然而,林念菀的一番話,讓司空翳對林念菀的好奇又增加了幾分。

        她激動的說:“不錯,正合我意,人生在世,比的就是狠毒,人越狠,活得越久,而善良,不能與我們為伍,否則,我們早已尸骨無存!

        既然入局,自當破局,想要破局,必須心狠手辣,人啊,總是在經歷一番事情之后,才會明白某些事情上天早已注定,強行改變,只會一敗涂地。

        這個道理,曾經林念菀深信不疑,然而重來一世后,她堅信的東西發生了變化,正如她而言,既然重來一次,自當是改變曾經的結局,否則,重生將毫無意義,她努力了,所以,事情的軌跡發生了變化。

        前世,她并未嫁給司空翳,而是成為天字一號重犯,亡命天涯,今生,雖說過程有些波折,但好在她成功嫁入璃王府,成為司空翳的世子妃。

        這就是最大的改變。

        “如此說來,娘子很滿意!

        林念菀點頭,隨后又想到司空翳雙目失明,看不到她,她說:“是,而且妾身相信世子爺不會濫殺無辜!

        “娘子,每次與你的一番話,爺的心里對你就對了一份好奇,爺真的懷疑,林將軍之嫡次女被人掉了包,不然,你的轉變太大了!

        至始至終,司空翳都沒有查到其中原由。

        林念菀一時之間怔愣了,她總不能告訴司空翳,如若你死過一次,又活過來,你的轉變怕是比我的還大呢?

        “對于這個問題,很難回答嗎?”

        “沒有,只是不知該如何同世子說!绷帜钶覒艘宦,然后,半真半假的說:“他們都以為我傻,好利用,可他們卻不知爹爹和兄長們對我有多重要,盡管他們常年征戰在外,但對我的寵愛,真是沒話說,為了我這張臉,爹爹苦求神醫,為我診治,怕我因為娘親的死而自責,嚴令將軍府的人對娘閉口不提,他們以為我不知道,我娘并非因病致死,而是生我難產,我平安降生,娘卻在那一日離世,我的生辰,是娘的忌日,爹爹他們怕我懷疑,將娘的死忌推后了一個月,其實我都知道,每逢生辰,爹爹徹夜不眠的守著娘的牌位,大哥二哥小哥,還有姐姐,都在那一日,避開我偷偷祭奠娘親!

        提及此事,林念菀心中的愧疚又涌上心頭,“林煙語她們怎么對我都可以,但唯獨不能設計陷害爹爹他們,此次親事,她們利用我的名義,將消息傳遞給爹爹,爹爹心中對我有愧,又知我不愿嫁與你,自當馬不停蹄的趕回來,如此一來,正好落入了他們所設下的陷阱,那可是會掉腦袋,我已經失去娘了,又怎能失去爹爹他們,于是,我想到了你,世子爺,只有你,才能救下我爹爹!

        她頓了頓,繼續說:“通過此次的事情,讓我明白,一味的容忍,只會讓他們越發的得寸進尺,為了將軍府,為了爹爹兄長們,我只有自己成長起來,才不會成為他們的累贅,成為旁人要挾他們的弱點!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广西11选5和值走势 新浪体育欧冠 云客服在家兼职 如何炒股 快乐八奖池金额 股票平台有哪些 天天网赚联盟 52大庆麻将漏牌神器 六肖王 天天爱麻将 血战麻将怎么翻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