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2章 包圍 作者:瘋啞殺殺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20-02-25
  •     五日后的凌晨,在人最容易犯困的時候,司空翳一行人摸了進去,駙馬府黑燈瞎火,僅有天上的一輪明月為他們照明,即便如此,他們還是很快到了密室所在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各司其職,干掉守衛,依照之前秦景曜所繪地圖,找到了密室的入口,影八最先進去,確定無危險之后,司空翳才進去。

        司空翳一踏進密室,就聽見寒楓略帶有埋怨的聲音,“你這是報復小爺之前與你割袍斷義的事情嗎?”

        他都被那個假永安囚了多長時間,司空翳才出現。

        司空翳大體掃了寒楓一眼,除了有些狼狽之外,其余似乎還不錯,也就放下心,“既然你這么說了,那我馬上回去,反正你與我割袍斷義,我也沒有必要冒著性命之憂來救你,你說對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對你大爺,司空翳,還不趕緊將小爺放出來,待在這個暗無天日的鬼地方,小爺都快瘋了!敝饕o他一種等死的感覺,之前,要那個假永安給他幾本書,結果,被那個可惡的女人給拒絕了,說什么階下囚就要有階下囚的樣子,他就不明白了,階下囚應該要有什么樣子,不就幾本書嗎?死刑犯臨死之前,還有一頓上路飯,他又不是要死,怎么就不能給幾本書?

        “寒楓,你這是求人該有的態度嗎?”說話間,讓影八將門打開,放寒楓出來。

        寒楓出了牢門,狠狠地白了一眼司空翳,“司空翳,你別以為你救了小爺,小爺就會感激你,你做夢!”事情一日沒有解決,一日他不會和司空翳握手言和。

        “早知如此,我就不該多管閑事來救你,讓他們繼續關著你,我看你還能囂張到什么時候!彼究蒸枳焐虾敛涣羟榈鸟g了回去。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寒楓咬牙切齒,“小爺沒空和你打嘴仗!闭f著準備離開,剛抬腳,又放了下去,視線落在里面的囚室里,然后側目看向司空翳。

        司空翳疑惑的看著寒楓,“怎么不走了?”

        寒楓道:“那間囚室里的人一并救了吧!”

        不管她是不是真正的永安長公主,帶出去再說。

        司空翳從未覺得寒楓有俠義之心,他出手救人,只有一個原因,那就是銀子到位,突然寒楓說要救他,著實讓司空翳吃驚了一番,“你的盟友?我怎么不知你還有這般好心?”

        因為幼時的遭遇,很少有人能走進寒楓的內心,可一旦被寒楓放在心上,即便是丟了性命,他也義無反顧,他是一位非常矛盾的人,涼薄卻又重情。

        寒楓別扭的看著司空翳,“算我多嘴了,你愛救不救,反正她的死活與我無關,倒是和你有幾分關系!

        司空翳不由自主的望向里邊的牢房,不知因何緣故,牢里的人艱難的將腦袋埋在雙膝之間,似乎不想讓司空翳看到她狼狽的樣子,其實,她想多了,即便她以如今之貌,站在司空翳的面前,怕是司空翳也認不出此人是誰。

        司空翳疑惑的看了一眼寒楓,“此人到底是誰?”能讓寒楓念著的人,且與他有關系,下落不明的人除了林念菀,便是司空翎,看此人的樣子,應該不是林念菀,那是司空翎?可身形看起來并不像司空翎,司空翳小心翼翼的問:“她不是翎兒,對吧?”

        “自然不是翎兒!”

        聽到不是司空翎,司空翳的心總算放了下來,他沒有絲毫猶豫,往里走了幾步,站在牢房外,看著里面的人,她似乎非?咕芤姷剿究蒸,或說不敢見司空翳,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若他沒有記錯的話,眼前這個人應該是當初秦景曜所說的女子吧!

        牢里的人頭越發的低垂,不敢看司空翳,亦不敢開口和司空翳說半句話。

        “你到底是誰?”

        司空翳是真的想不到誰和他有關,且失去蹤跡。

        危險之地,豈能久留,司空翳明白,寒楓自然也明白,“司空翳,她是你的姑母!

        司空翳身子一僵,錯愕的看著蜷縮起來的女子,喃喃的道:“姑母?”

        姑母?永安長公主嗎?

        女子既沒有承認,但也沒有否認。

        寒楓走了過去,“殿下,若你覺得愧對司空翳,也等出去了,你們姑侄倆想怎么說就怎么說,但請不要在這種危險的地方浪費時間,行嗎?我可不像死在這個陰暗潮濕的鬼地方!

        女子總算抬起頭來,但這幅尊容,司空翳是真的看不出來她到底是不是永安長公主,他不禁扶額,“影八,帶她一起走!

        在此人身份沒有確定之前,那聲‘姑母’,司空翳是叫不出去,而且,最重要的是當年永安長公主在背后所做的事情,讓司空翳無法釋懷。

        影八砍斷永安長公主手腳上的鐵鏈,扶著她,走了出來,司空翳沒有多看一眼,先行出了密室。

        正欲離開時,一個非常熟悉的聲音傳來,“好侄兒,既然來了,何必這么著急走呢?”

        話落,漆黑的夜晚,登時變得燈火通明,府里的侍衛舉著火把出現,將司空翳等人包圍起來,永安長公主披著黑色的斗篷,走了出來,笑意盈盈的看著司空翳,“侄兒,你這就是你的不對了,這些年,姑母自認沒有虧待你,你怎么能這么對姑母呢?只要你將他們倆送回去,姑母當今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,且送你安全出城,你看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既然姑母說這些年沒有虧待我,不如我們好好說說當年所發生的事情,不知姑母意下如何?”既然司空翳來了,就一定會將人帶走。

        永安長公主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,“當年的事情?姑母不明白侄兒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寒楓白了一眼永安長公主,唾罵道:“老妖婆,事到如今,你還在狡辯,你當我們都是傻子不成?你是司空翳的姑母嗎?你怎么就這么不要臉呢?白撿人家的夫君不算,還想要人家的侄兒,小爺就沒有見過像你這么臭不要臉的女子?”

        永安長公主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凝住了,她看向寒楓,道:“寒大夫,本宮自認這些日子并沒有虧待你,你這般辱罵本宮,似乎有些太過火了,若不是看在你是司空翳的兄弟的份上,你覺得本宮會留你的性命嗎?”

        寒楓鄙夷的道:“老妖婆,你裝的不累嗎?還是時間久了,你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,你沒有虧待小爺,小爺要幾本書你都不給小爺,這叫沒有虧待?”

        寒楓對此,怨念頗深。百镀一下“重生之殘疾世子丑顏妃爪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广西11选5和值走势 六台宝典直播开奖下载 平特一肖多少生肖 哪个平台炒股好 捕鱼游戏能赚钱的 股票基金新手入门 韩国快8开奖结果 四不像特肖图 富士康股票代码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官网 全民欢乐捕鱼无限金币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