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6 老岳父的豪氣 作者:蘇不醒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20-02-25
  •     白狼原本是牧人,長得瘦小,為人卻極為機警。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,時常會有土狼群襲,繼而將牧羊拖拽撕咬而死。

        而白狼,是部落里的打狼人,打了十幾年土狼,練出了用手爪剖狼腹的本事,然后遇到喬八爺,順理成章成了喬八爺最為器重的幾個供奉之一。

        喬八爺極有興致地讓人搬來一張竹凳,穩穩坐下,瞇著眼

        古往今來,扒臉皮向來是最為痛苦的極刑之一。

        而那個小紈绔,即將,要被白狼拔去臉皮。

        淮城里的雨,停了約有幾個時辰,壓在枝葉上的雨滴,似乎被某種力量搖晃,“索索”地掉下來。

        原本已經略微干燥的地面,重新變得濕漉漉起來。

        “這是氣勁!敝馨③缣痤^,神色之間凝重無比。

        陳浮能打出拳氣,他是知道的,可那個瘦小的喬家供奉,手頭上的氣勁,似乎比陳浮還要強上許多。

        “嗡!”

        白狼張嘴,吼出一聲類似野獸的嘶鳴,身子急速掠進,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,瞬間躍到了陳浮面前。

        他抬手,曲爪,襲向陳浮的喉頭,如一匹狡猾無比的老狼。

        白狼臉色,顯得猙獰而又失望。

        他希望陳浮死,但又不希望陳浮死得太早。一場好戲若是草草結束,不管怎么想,都是一件遺憾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“小廢物!闭驹趩贪藸斏砼缘牧硗鈨蓚供奉嗤笑。

        一般來說,若是讓狼近了身子,便很難掙脫被襲殺的命運了。

        “原本,我還指望著有個驚喜!眴贪藸斦Z氣平淡。

        在場的人,皆是拳腳功夫的大家,不管怎么看,這小紈绔,當真是沒回天之力了。

        “和狼斗,該拉開距離的!

        “真無趣,我打算下場玩玩的!

        空地上,白狼的暴吼起碼提高了一個分貝,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這是得手后的挑釁喊聲。

        確實,和所有人想的一樣,白狼的手爪,摳上了陳浮的喉嚨。

        嘭!

        就在所有人以為陳浮會捂著喉嚨,拼命止血的時候,白狼忽然身子一個后摔。伴隨著的,還有一聲吃力的痛叫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喬八爺皺著眉頭,他剛才一直在閉目等待消息,卻忽然聽到了白狼的慘叫。白狼的功夫他是知道的,在草原上,除了幾個老人,罕無敵手。

        “那小東西好像動了一下肩膀......白狼就著了道!庇泄┓铋_口。

        喬八爺瞇起眼睛,臉色陰沉,自然,他是不知道陳浮右肩劍骨的事情,只單純的認為,陳浮或許練了某種卸力功夫,將白狼襲擊的手爪卸掉。

        白狼狼狽地爬起身子,臉色上,已經浮現出瘋狂無比的神色。

        跟著喬八爺以來,好久沒有人讓他吃這么大的苦頭了。

        轉瞬間,白狼重新曲起手爪,單肢伏地,以一個蓄力的姿勢,準備再次襲來。

        “這一次,白狼有了準備,那小東西就沒辦法取巧了!

        在喬八爺看來,剛才陳浮的卸力功夫,不過是取了巧,剛好將白狼的襲擊化去。

        “八爺果然眼睛毒辣,我也是這么認為的!

        “自然,八爺縱橫夏國幾十年,眼力勁自然無錯!

        空地很大,白狼足足奔襲了是十余秒鐘,蓄著力道,惡狠狠地往陳浮襲來。

        來勢極為兇猛,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一頭撲食的饑狼。

        顏紫站在周阿坨旁邊一些,一只手死死縮在袖子里,不斷發顫。

        “別緊張,少爺不會有事!敝馨③绲。

        作為老江湖,周阿坨很容易辨認得出,這個模特的袖子里藏著槍,比如當初向他開槍的喬鋒,動作要生硬許多。

        “不要小看少爺!

        周阿坨話音剛落,果然,場上的形勢,一下子又來了大逆轉。

        沒有人想到,這個小紈绔,居然真的又一次擋住了白狼的攻擊,單手張開成掌,死死箍住白狼的手爪,又準又快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這一下,不僅是那些喬家供奉,連喬八爺也登時坐不住了。

        他很不愿意看見,這個小東西一次又一次的,將草原人的威風落盡。

        白狼被一腳凌空踢飛,先前的傲氣一掃殆盡,取而代之的,是歇斯底里的驚惶,這好比一只老狼沖進羊圈,以為會叼著羊,誰能想到,被羊一下子用角頂撬得遍體鱗傷。

        這是有違規律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一個自小生長在淮城的小紈绔,何德何能,簡單幾個照面,就將草原上數得上的號的英雄好漢打飛。

        喬八爺很生氣,抬起一只手,用食指彈了彈額頭。

        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這是喬八爺準備出手的動作。

        夏國之內,除了那些個劍仙,喬八爺當真是無人可敵,據說最讓人驚心的戰績,是十幾年前,僅憑一人之力,將燕都的幾十個高手名宿,一頓打得哭爹喊娘。

        “八爺莫氣!我愿請戰!”

        “八爺,我來!我必然摘下他的頭!”

        喬八爺沒有答話,眼神清冷,腳步往前一踏,登時,將面前的石板路踏出一個個裂紋延伸的凹陷。

        ......

        林震嘯醒了過來,臉色有點不好,宿醉和落枕,向來是老人的大忌。

        他頓了頓,伸手摸向空蕩蕩的酒瓶子,眼神顯得有些痛苦。

        木亭子離著空地,不算多遠,自然,林震嘯也看到了那個一步步向陳浮走來的人。

        又是一大片壓枝頭的雨滴,被氣勁震蕩,嘩啦啦地灑落。

        四周站著的人,除了幾個供奉和周阿坨,盡皆忍不住身子搖晃,可想而知,喬八爺的氣勁力量,到了一種何等恐怖的境界。

        陳浮深呼一口氣,抹了抹臉后,發現鼻頭下,不自覺有了鮮血滲出。

        “我得承認,你確實很不錯,我甚至覺得,我孫兒惹了你,被你打斷腿倒是不冤!眴贪藸斁従忛_口,聲音冷冽,“但你應該忌憚一件事情,我孫兒姓喬,不是你能動的!

        “所以,打了小的,來了老的?”陳浮冷笑。

        上一世的時候,陳浮被人四處剿殺,曾經有過一個很惆悵的想法,若是他有某個長輩是絕世高手或者權勢滔天,那么他也不用這樣一直狼狽逃竄。

        可惜,他沒有,他什么都沒有,連貓啊狗啊都沒有一只。

        父母雙亡,他是在孤獨無依中長大的。

        這一世,他生在陳家,前二十年倒是平平安安,但陳家破落,這種勢單力孤的局面很容易就會出現。

        雖然說通過姜天生,有機會走入了姜家那位老人的眼睛里,但終究不是姜家人,對方也沒必要會為你做些什么。

        陳浮突然覺得難過,并非是沒有人在背后撐腰而難過,而是一種孤獨,在洪荒野獸撲來之時,無人可攜手。

        “女婿!边@時,一聲淡淡的呼喊,帶著嘶啞,在陳浮耳邊響起。

        陳浮驚愕回頭,想不通自己這老岳父,如何能穿過喬八爺的氣勁走來,還走的如此沉穩。

        步履平邁,原本瘦小的身子,似乎強壯了不少,右手掌心,持著一小枝帶綠芽的嫩竹。

        “老林,回去!标惛∫е。

        他知道,老岳父體內已無劍氣。

        喬八爺瞇起眼睛,收回散出的氣勁,饒有興致地看著林震嘯。

        關于陳浮的信息,他知道得很多,這一位老岳父也在其列,據說是鄉下人,撿牛糞換酒喝的。

        “我有一柄巨闕劍!绷终饑[抬起竹枝,沖陳浮笑著開口。

        喬八爺那邊的人頓了頓,都哄然大笑起來。

        哪怕是劍仙,尚且要鑄一柄好劍,你個一鄉下小老頭,拿根小竹枝算怎么回事?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广西11选5和值走势 体彩山东快乐扑克3 七乐彩玩法中奖规则走势图 pk10 7码滚雪球方法 云南时时彩多少分开奖结果 今天福建31选7开奖号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昆明 2019034期3d开奖号码 000989股票行情 吉林快三大小预测 湖北11选五任三最大遗漏